簋笙三日

懦夫小鸟自述史

我想我的故事可以从一张老照片开始,这张照片拍摄于1871年的一月,拍摄的地点是巴黎凡尔赛宫镜厅,
可以说那个时候是本大爷一生中最辉煌的时刻,挟持了弗朗西斯,抓住法/国皇/帝还统一了德/意/志/
我和那个叫奥/地/利的小少爷都是因战争而生,只不过我不愿意和他一样,靠着和亲过他的所谓贵族生活。
我知道我要的不是什么巴赫,贝多芬。
我知道我要的不是什么衣来伸手,饭来张口的贵族生活。
我知道我要的不是什么靠着女人和亲去换回的短暂和平。
我也知道……
我想要的更多……
不依靠任何人本大爷能过的很好!
无论是一开始联合恶友群殴小少爷
还是后来和弗朗因为阿西撕破脸
还是后来的一切……包括一战和二战的失败
本大爷都觉得自己就是对的……
直到那头蠢熊要在阿西的心脏上开一道沟,垒一堵墙的时候。
我才发现我错了……
我是不是从一开始就走错了……
或许从一开始我就是一个害怕失去的懦夫……
害怕失去友人,害怕失去阿西,害怕失去……
然后就都失去了……
背上“镰/锤/主/义”却不断的眺望着国境以西……
想着墙那头的恶友,想着墙那头的阿西,想着墙那头的一切……
于是,于是,失去了心脏的我,只能用空洞的双眼诠释着望眼欲穿
后来,蠢熊自食其果躺在床上苟延残喘,阿西一个人从东德把同样苟延残喘的我背了回来……
我也不知道为什么,决裂了多年的恶友第一个砸着门來看我,弗朗看着我,竟然红了眼眶,我才知道,他根本没有在意过那些往事……
我也才知道自己其实根本没有失去什么……
但我的确知道……在内心里面我是个害怕孤独,害怕失去,不愿意让人看自己内心,过分逞强的懦夫小鸟……
人活着的时候总要背负一些荣耀,屈辱和错误,荣耀和屈辱需要记得,错误需要特别记得,于是就有了市中心的纪念碑……
现在嘛,就是每天特别闲的帮着阿西处理一些政治事务,然后没啥事情逗逗阿西,调戏调戏傲娇的小少爷,和恶友有事没事的出去喝一天酒,想想,比起年轻的自己,真的是放下来了很多,平平淡淡的做一个意识体,即使我已经成了历史名词,但是我相信只要德/国还在阿西还在,那么我就在……
—end—

评论

热度(3)